嘉興恒創商務秘書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代理會計、代理記賬、稅務、以及代辦公司注冊的專業機構
  咨詢熱線:133 7573 2501
【公司注冊 快速代辦 一周出證】


政策法規



注意!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認繳的這些法律風險,你一定還不知道!


時間:2017-3-21 9:54:22 訪問:53


        2013年12月28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了《公司法》的修正案,這是自《公司法》頒布以來的20年時間中第三次修改,新公司法自2014年3月1日起施行。其中,將原《公司法》第26條規定的公司注冊資本制度進行了徹底改變,將原注冊資本實繳登記變更為注冊資本認繳登記。同時國務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也將有關的行政法規、規章進行了調整以配合注冊資本認繳登記要求。時至今日,注冊資本認繳登記的制度已施行近三年,由于對于注冊資本認繳登記的認識不全面,不透徹,或者主觀上想鉆法律的空子以為可以“任繳”注冊資本,至使公司債權人與股東之間,股東與股東之間,公司與股東之間糾紛頻發,付出慘痛教訓。現就有關情況分析如下:

 

 

新舊《公司法》對照及注冊資本認繳的要求

舊《公司法》第26條規定:

        “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為在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的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公司全體股東的首次出資額不得低于注冊資本的百分之二十,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冊資本最低限額,其余部分由股東自公司成立之日起兩年內繳足;其中,投資公司可以在五年內繳足。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的最低限額為人民幣三萬元。法律、行政法規對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的最低限額有較高規定的,從其規定”。

新《公司法》第26條修改后為:

        “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為在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的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法律、行政法規以及國務院決定對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實繳、注冊資本最低限額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由此可見,根據修改后的新《公司法》,除了另有規定的情況之外,就是將注冊資本實繳登記制改為認繳登記制。公司股東可以自主約定認繳出資額、出資方式、出資期限等,并記載于公司的章程。這一改變對于公司的準入明顯降低了門檻,并且將公司管理從政府行政監管為主變更為股東自律和社會監督。對于公司及市場經濟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按照該項制度規定,公司股東或發起人在公司章程中可自主約定自己所認繳的出資額、出資方式、出資期限等內容,公司在申請注冊登記時,先擬定并承諾注冊資金為多少,但并不需要注冊時將該資金繳納到企業銀行賬戶,更不需要專門的驗資證明該資金實際是否到位。在辦理工商登記手續時,工商部門只登記公司認繳的注冊資本總額,無須核實實收資本,不再以驗資證明文件為必備文件,公司的注冊資本為在工商機關登記的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

        根據要求除現行法律、行政法規以及國務院決定明確規定銀行業金融機構、證券公司、期貨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保險公司、保險專業代理機構和保險經紀人、直銷企業、對外勞務合作企業、融資性擔保公司、募集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勞務派遣企業、典當行、保險資產管理公司、小額貸款公司實行注冊資本實繳登記制外,其他有限公司均采取注冊資本認繳制度。

 

 

 

在認繳制下股東出資方式及行為帶來的法律風險


依照公司法的規定:

        股東可以用貨幣出資,也可以用實物、知識產權、土地使用權等可以用貨幣估價并可以依法轉讓的非貨幣財產作價出資;但是,法律、行政法規規定不得作為出資的財產除外。對作為出資的非貨幣財產應當評估作價,核實財產,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價。法律、行政法規對評估作價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由此可見,股東出資除貨幣出資外,認繳資金的認繳出資方式無論是實物還是權利,其前提必須是,第一可以用貨幣來進行估價,且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價。第二可以依法進行轉讓,因為出資行為原本就是一個所有權轉移的行為,如無法轉讓就無法完成出資義務,形成公司法人的財產權。也正因為此,法律不允許將勞務、信用、自然人姓名、商譽或者設定擔保的財產等作為出資方式。

        當股東以貨幣方式出資時,容易判斷股東是否履行了出資義務,但當以非貨幣財產作價出資時,因為涉及非貨幣財產的權利、價值認定以及權利變更等相關問題,因此,容易出現在認定股東是否履行出資義務上產生爭議,帶來風險。結合實踐中的現象,主要存在以下幾種風險:

        1、出資人以劃撥土地使用權出資,或者以設定權利負擔的土地使用權出資,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主張認定出資人未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責令當事人在指定的合理期間內辦理土地變更手續或者解除權利負擔;逾期未辦理或者未解除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出資人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因此可見在出資財產權利不完整或權利有設定的擔保的情況下原則上不認為股東出資義務完成,出資義務仍然存續。

        2、出資人以非貨幣財產出資,未依法評估作價,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請求認定出資人未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委托具有合法資格的評估機構對該財產評估作價。評估確定的價額顯著低于公司章程所定價額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出資人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在此可見作為非貨幣財產出資,依法評估作價是法定程序要求,否則在司法訴訟中一方面有舉證證明為股東出資的舉證責任要求,同時仍然需要司法對財產價值的評估。如果評估價值顯著低于約定價值則不能認為股東出資義務的完成。

        3、出資人以房屋、土地使用權或者需要辦理權屬登記的知識產權等財產出資,已經交付公司使用但未辦理權屬變更手續,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主張認定出資人未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責令當事人在指定的合理期間內辦理權屬變更手續;在前述期間內辦理了權屬變更手續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已經履行了出資義務;出資人主張自其實際交付財產給公司使用時享有相應股東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出資人以前款規定的財產出資,已經辦理權屬變更手續但未交付給公司使用,公司或者其他股東主張其向公司交付、并在實際交付之前不享有相應股東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4、出資人以其他公司股權出資,符合下列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出資人已履行出資義務:

        (1)出資的股權由出資人合法持有并依法可以轉讓;

        (2)出資的股權無權利瑕疵或者權利負擔;

        (3)出資人已履行關于股權轉讓的法定手續;

        (4)出資的股權已依法進行了價值評估。股權出資不符合前款第(1)、(2)、(3)項的規定,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請求認定出資人未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責令該出資人在指定的合理期間內采取補正措施,以符合上述條件;逾期未補正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

        股權出資不符合本條第一款第(4)項的規定,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請求認定出資人未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進行了委托評估后,如果股權價值顯著低于章程所定價值的應當認定出資人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

 

 

在認繳制下股東未能按期繳納注冊資本帶來的法律風險

根據《公司法》規定:

        公司以其全部財產對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則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同時《公司法》要求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

在目前現有股東認繳登記制度下:

        公司登記時因無需提交由會計師事務所所出具的驗資報告,股東認繳資金的支付完全依照公司章程的約定履行。因此,在注冊公司有時股東會對公司注冊資本進行任性的“天價任繳”,從而出現資金認繳后卻無法兌現的后果。在此任性的背后將面臨的是嚴肅的法律責任。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的規定“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已經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可見股東在“任繳”之后如不能按期足額履行自己的承諾的則法律會強制違約股東對其他股東、公司及債權人履行自己當初的承諾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綜上所述,可見公司法修改將注冊資本從實繳改變為認繳制后,其目的在于使公司設立的程序更為方便快捷,體現公司創立者的意思自治,將有利與創業者進行創業、有利于市場資源優化配置,還將培養市場主體的契約精神及信用體系的建立。但是“認繳”不等于“任繳”,法律同時對于注冊資本按照公司章程及法律規定對認繳的資本方式、程序、標準、期限提出嚴肅的要求及法律責任,有效的維護了公司法“資本確定原則、資本維持原則、資本不變原則”的核心價值。



黑龙江福彩网